朝阳区政府称本机关不存在此信息;最后

2017-10-25 10:08

他还走访了多个律师事务所,有一半律师事务所不敢接这案子,因为群体诉讼要去司法局备案,一旦案件出问题律师事务所就会上黑名单,他最后找到的是一家公益律师事务所,最终有75个家庭愿意一起参与诉讼,要求朝阳区政府公开经适房的相关信息。

在沉重的压力下,钱建新选择去北京市信访办投诉,当时的接待者是一位北京老知青。工作人员很理解钱建新的苦楚,却也无能为力,他甚至劝说钱建新信访的路会很艰难,而且效果不好。

这不过是又一次用文字进行的踢皮球!钱建新决定不再妥协,他们认为答复书中对自己所申请公开的内容,政府部门均未作出实质性答复,并且没有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依法履行其信息公开的职责,因此,不得不法庭相见。

在多次向居委会询问无果后,他曾和其他轮候者们一道去政府部门进行相关信息咨询。第一次踏进朝阳区政府的大门是在2011年7月,接待他们的是朝阳区信访办,官方答复为所反映的问题已记录在案,将尽快向相关部门反映,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信息。

但在诉讼前,钱建新和轮候家庭还是按照律师要求先向相关部门提请了信息公开的申请。在5月16日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中,他们共提出了六项关于经适房的信息公开申请;6月27日,轮候者们收到朝阳区政府作出的朝信息公开(2013)第12号-答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

在老知青的提点下,钱建新想到了行政诉讼的道路。帮一万两千户朝阳区经适房申请者问个明白,是件大事儿。2013年年初,钱建新开始在qq群和网上论坛寻找愿意一起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轮候者,他还特别印制名片在公租房小区分发。在东泽园和金泰丽富两个公租房小区,钱建新共走访200多户家庭,问了200多次请问,您是不是申请了经适房?

钱建新很失望,轮候者们又去位于三里屯的朝阳区房管局,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房管局是收庄稼的,盖房子不归我们管,我们只负责分,你得找种庄稼的。钱建新他们又去到朝阳区住建委,那里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什么时候种、种多少不归我们管,要找得找区政府。皮球被踢到原处后,钱建新和轮候者们又回到区政府,这一次工作人员说保障房的具体工作不归我们管,你得去找房管局

等不可怕,可是在没有公开信息的等待下,我们等得很恐慌。别的且不说,单论在轮候五年内,北京市经适房的涨幅就足够令钱建新觉得恐慌:2008年之前,北京市经适房均价大多是三四千元,去年石景山第二水泥管厂经适房的销售价格批复为每平方米不得突破6580元,这样的价格对于年收入只有2万多块的经适房轮候者们而言,凑够首付都是大问题。

在这份答复告知书中,区政府逐一回答了钱建新们的提问:对于北京市朝阳区经适房建设数量的问题,朝阳区政府在回复中称可通过朝阳区住建委网站查询,并附上网址;对于经适房公开摇号房源、经适房安置房源的问题,朝阳区政府建议轮候者向朝阳区房管局咨询;对于2010年前朝阳区经适房轮候家庭经适房解决时间表及安置计划的问题,朝阳区政府称本机关不存在此信息;最后,对于经适房延后解决的原因、如何解决等问题,朝阳区政府认为这属于咨询事项,不属于政府信息,不再作出答复。

《中国周刊》记者曾多次就钱建新所关心的问题致电和平街街道住保科、朝阳区房管局和朝阳区住建委住保办,均未得到有效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