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会有梦醒时分

2017-12-09 00:01

在经济市场化、人口流动化的当下,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生存生态。为了实现阶层跨越和向上的社会流动,一些成年人将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在与平庸生活的对抗中,这些成年人已经承认了自己就是普通人;然而,他们并不愿意过上通过辛勤劳动而获得的平凡生活,自己达不到的目标,就驱动、鞭策孩子来完成。

6岁的望望身上,已经贴有好几个标签6岁娃喝两瓶啤酒、5岁娃会走钢丝,俨然小网红。大多数人并不认同四川广元市农村青年张禹培养儿子的方式,认为他是个疯子一根筋。但他说,我何尝不想让孩子学钢琴、学舞蹈,可我没那条件。

在一个盛行走捷径的时代里,网络直播提供了一种利益变现的通道。千方百计地从娃娃网红身上牟利,想方设法地通过炒作来提升他们的符号价值,尽管能够在短期内实现利益最大化,却背离了可持续性原则,在本质上也是对儿童的一种过度消费。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稚嫩的孩子一次又一次地成为被利用、被消费的对象。6岁的望望,做到了许多孩子没有做到的事情;年龄与角色扮演的鲜明反差,吸引了不少看客的围观。走钢丝、喝啤酒,在焦虑的成年人的鞭策下,望望身不由己地被裹挟在出名要趁早的道路上。

谁走红都不意外的时代里,名利来得快去得也快。沉迷于娃娃网红带来的成功幻觉,终究会有梦醒时分。就像曾经火爆一时的拉面小哥一样,当聚光灯远离、看客转身,曾经风光无限的网红最终回归平凡;成名来得太快、挣钱变得容易。只有进行清醒的自我调试,娃娃网红的幕后推手才能让欲望号街车停在该停的地方。